美国大选“历史趣事盘点”之:最难产2000年

2016-10-14 14:28:23 析若 2903 汇通网版权所有
汇通财经手机版

扫描下载汇通财经APP

汇通网讯——通常,全民投票后仅需几个小时就能知道大选谁胜出,但2000年的这次大选,几经周折,历经36天的“总统难产”才出炉最终大选结果。而这个结果,小布什仅以一票之多的优势惊现胜出。


美国2016年大选正日益逼近终极考验时间。在希拉里愈战愈勇VS特朗普支持率显得日渐式微之际,您是否开始押注希拉里胜出?——未必!历史如明镜,追踪1789年美国建国以来第一次大选到如今的第58届大选,横生枝节的事情多了去。

汇通网为您盘点美国 “历史大选趣事”系列文章五篇,分别是:【最黑马1912年、最动荡1968年、最一边倒1984年、最难产2000年、最烧钱2012年。】本文为您呈现“最难产2000年”的美国大选经典盛况。

2000年美国举行第54届大选,此堪称美国史上最难产的大选,决战时间在2000年11月7日那个周二。这是一场曾经的美国总统老布什的“嫩儿子”——小布什(George W. Bush),与拥有八年副总统经验的戈尔(Albert Gore, Jr.)之间的命运较量。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 图1:美国2000年两大热门总统候选人 戈尔(左) PK 小布什(右) ]

通常,全民投票后仅需几个小时就能知道大选谁胜出,但2000年的这次大选,几经周折,历经36天的“总统难产”才出炉最终大选结果。而这个结果,小布什仅以一票之多的优势惊现胜出。

历史学家说,这是美国历史上最精彩的选举。

老人们说,他们有生之年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激烈的大选。

年轻人说,他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受到自己的一张选票会决定国家命运。

好莱坞的导演说,要是剧本这么写,没有人相信这会是真的。无论结果如何,这次选举已经让美国历史上所有的选举黯然无色,即使是失败者,也将成为历史中的传奇人物。

【大选得票最终结果非常接近,胶着得难产】

大选得票最终结果显示,小布什271票,距离胜利分界线270票仅1篇之多,总计538篇,那么戈尔以266票惜败。大选结果的地图展示如下图2: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上图2:2000年美国大选得票最终结果地图)

【一度玩世不恭的小布什,是如何打败年轻有为的戈尔的?】

戈尔年方28,就当选了国会众议员,后来又当选为参议员,国会经验丰富。在担任副总统八年期间,他与总统克林顿配合默契,积极参与国内外政策决策,活跃于国际外交舞台。

在戈尔当上国会议员的年龄,小布什还是公子哥儿一个,对酒的兴趣比政治大的多。只是娶了温柔贤惠的劳拉为妻后,小布什才"改邪归正,重新做人"。1998年,他以压倒性多数获得连任,开始成为一名有全国性影响的政治家。不过,他毕竟是一方诸侯,缺乏联邦和外交工作经验,更无国际影响。当州长八年,只就近访问过墨西哥,其他哪儿也没有去。所以,很多政治观察家都不看好小布什。

相比于政坛经验丰富的戈尔,小布什胜出的希望比较渺茫。但就是这个原本显得毫无胜算的小布什,却最终赢得大选,这要感谢“天赐良缘”的佛罗里达这一关键州。

而面临戈尔这么强大的对手,也注定了小布什会遭遇一生难忘的胶着选情。当时,围绕着佛罗里达州选票计票,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戏剧性局面。美国共和民主两党经历了36天的"世纪司法大战",打得难解难分,天昏地暗。经过36天的总统难产之后,最后一锤定音的居然是非民选的最高法院!这场“选战”及随后的司法大战所涉及到的复杂的总统选举程序,把久经“选场”的美国选民弄得眼花缭乱,头昏脑胀,一脑门子浆糊。

美国总统竞选热闹非凡,候选人飞来飞去,到处演讲,八方拜票。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由于"赢家通吃"的选举方式,选战的重点都放在那些至关重要的人口大州,特别是民主共和两党势均力敌的大州。传统上,共和党在保守的南部有优势,而民主党在开明的东北部及西部的加利福尼亚占主导。

2000年总统大选,两党的竞选战略家们发现,仅靠传统的势力范围,他们的候选人都不足以保证大选胜利所需的538张选举人票中的半数。因此,他们把选战的主战场确定在是东北部的宾夕法尼亚、中西部的密执安和佛罗里达,特别是民主党人,认为这是只能赢不能输的"铁三角"。

随着2000年大选接近尾声,这些竞选战略家们当时就担心,这次大选可能是1960年肯尼迪-尼克松竞选以来,最激烈的一次,胜负难料,而佛罗里达可能是胜负的关键。佛州是全美第4人口大州(仅次于加利福尼亚、纽约和得克萨斯),有25张选举人票,谁失去佛罗里达,谁就可能失去总统位子。因此,它的每一张选票都成为争夺对象。

小布什在佛罗里达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他的小弟杰布·布什(Jeb Bush)在佛罗里达当州长,口碑不错,此外,共和党又控制着州议会。选战靠本党,上阵还靠亲兄弟。小布什投入大量人力财力,决心攻占佛罗里达,打破民主党的铁三角。

但戈尔抓住该州南部的拉美裔居民和从东北部移居来的老年选民不放,大肆宣扬民主党的社会福利政策和老年保障主张。为此,在竞选的最后几天里,布什和戈尔几次进出佛罗里达,甚至在投票前几个小时,戈尔还在佛罗里达发表了最后一场演说。到选举前,一些民意调查表明,戈尔略为领先小布什。事后统计发现,两党的激烈选战,使佛罗里达这次大选的投票率从1996年大选的67%增加到70%。

【心脏受不了啊!!大选初步结果让输赢预期出现反复交替】

11月7日计票开始,小布什、戈尔交替领先,一路追逐。双方都拿下自己的"票仓"州和估计获胜州。民主党拿下了铁三角中的密执安和宾州,如果再拿下佛罗里达,这总统宝座是非戈尔莫属了。但问题就出在佛罗里达。大约到了东部时间(佛罗里达)晚9点,根据一家专门对投票后选民进行科学抽样分析的权威机构的数据,各媒体宣布戈尔拿下了佛罗里达。消息传来,戈尔的支持者欢声一片,准备开庆祝会了。在老家德州等消息的小布什则不以为然,认为媒体的结论下得太早了。

果然,民主党人的好景不常,10点过几分,媒体宣布数据有误,佛罗里达是未定之州。随着点票进行,到了半夜一点,其他各州选票结果大致清楚,此时佛罗里达成了双方的生死之州。一个美式足球迷对笔者感慨说:"这比看超级杯比赛还要扣人心弦。"

到了半夜两点(此时已是美国东部时间8日,星期三),CNN宣称小布什赢了佛罗里达,从而以271张选举人票险胜戈尔。光复失地,此时笔者身边几位小布什支持者感激涕零,情不自禁了。而戈尔的支持者则悲从心起。这一失一复的绞杀战,使很多年轻的政治爱好者大喜大悲。

戈尔颇为大度,按大选惯例,打电话给小布什,承认自己败北,祝贺对手当选,表示愿在新总统领导下为美国人民服务。"小布什赢了!"的头条新闻也在报馆里开印。世界各国领袖纷纷发来贺电,争先恐后向新总统示好。

戈尔打完电话后,驱车前往田纳西州州议会大厦,准备公开认输。就在戈尔的车队快要到达目的地时,负责佛罗里达选举事务的州检察长(民主党人)电告戈尔,且慢承认失败,因为戈尔与布什所得选票的差距不到在0.5%,而根据佛罗里达的选举法,这种情况需要重新计票。绝路逢生,戈尔居然又拣了一条命,活了过来。

戈尔的竞选经理明确宣布,只要正式数据没有出来,竞选继续!戈尔又打电话给小布什,宣布收回认输和祝贺。小布什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他正准备向几尽狂热的支持者发表接受胜利的演讲。但他还是无奈地接受了现实,并努力安抚其支持者。

各国领袖也很尴尬,纷纷又收回祝贺。各路电视主播熬红了眼不说,还要把说出去话又收回来,承认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这么难播的内容。

现在,全美国,甚至全世界都盯住佛罗里达州。令人难以置信,共和、民主两党这场耗资30亿美元的选战,拼到最后,会是一千多张选票决定总统花落谁家。

【总统难产,36天“世纪司法大战”才确定大选最终结果】

11月8日下午,佛罗里达总算完成了67个县的计票工作:在大约6百万张选民票中,布什赢得2,909,135张,戈尔赢得2,907,351张,其他候选人共得139,616张,布什仅比戈尔多得1,784张选民票(相当于佛罗里达选票总数的0.0299%)!对戈尔及其支持者来说,这一不到二千票的微小差距,充满了诱惑。他们相信,通过对选票的重新计算,可能会改变选举结果。但对于布什来说,自然不肯放弃到手胜利果实。结果,佛罗里达计票还未结束,有关选票的争执即起。更绝的是,计票纠纷引发十几桩法律诉讼案,官司一直从佛罗里达的地方法院打到联邦最高法院。

在美国,选举的具体方式和其他民政问题一样,属于州政府管辖。因此,各州有不同的选举法。而佛罗里达选举法就有前面提到的0.5%规定。如果候选人所得的选票差距在0.5%以内,各选区(县)选举委员会必须重新机器计票一次。另外,候选人有权在选举结束后72小时以内提出人工重新计票(manualrecount)的要求,由县选举委员会决定是否可行。该选举法还规定,在大选结束后7日内,各县选举委员会须将选举结果上报州务卿办公室,由州务卿将选举结果[包括大选日后10日寄达的"通讯选票"(absenteeballots)]汇总、确认和签署,然后宣布全州的正式选举结果,从而决定本州25张总统选举人票的归属。

11月10日,佛罗里达各县完成了机器重新计票,布什仍然领先,但与戈尔的差距缩小为难以想象的327票!这一情形促使戈尔方面要求对棕榈滩县(PalmBeachCounty)等若干属于民主党势力范围的选区进行人工重新计票。

11月12日,布什不甘示弱,立马向佛罗里达的联邦地区法院提出紧急申请,要求法院下令立即停止人工计票,理由很简单:(1)只在部分县进行人工重新计票,必然造成州内选票统计中事实上的不平等,违背了联邦宪法第14条修正案中平等法律保护条款;(2)人工计票可能比机器计票更容易出错,其结果更不可靠;(3)局部的人工重新计票会引发全州性的重新计票,甚至导致全国性的重新计票,从而否定已有的大选结果。

但是,地区法院以人工计票属州法管辖范围、联邦法院不能随意干预为由,拒绝了布什方面的要求。布什方面决定向在亚特兰大的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提出上诉。11月16日,该院以同样理由驳回他们的要求。

之后,又经过了11月14日、20日、23日、26日等几个回合的周折,到12月3和4日,法院作出了不利于戈尔的决定:下令两县将有争议的选票运到法院备查,但它没有同意恢复戴得县的人工计票。

★最高法院出手大选尘埃落定
当戈尔方面还在为维持人工计票而苦苦挣扎时,小布什阵营却采取孤注一掷的战略,向联邦最高法院提出了上诉,要求审查21日佛州高院决定的合法性。这对民主党人无疑是釜底抽薪。24日,最高法院接受这一案件,决定在12月1日开庭。但直到近两周之后才裁决出结果。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3:美国联邦最高发言)

12月12日晚,在万众瞩目中,最高法院与9日下达紧急命令时完全一样的5比4,作出了裁定,"推翻佛州最高法院命令继续人工计票的的决定"。 法院多数意见认为,佛州高院的判决存在着宪法问题,违反了平等法律保护条款,必须给予上诉一方(布什阵营)补救。他们的裁决理由如下:(1)一旦州法律授予州居民有权选举总统选举人,这一选举权就成为一项基本的宪法权利;(2)如果州政府的行为损害了这一基本权利,联邦法院应对这些行为进行严格的司法审查;(3)在本案中,佛罗里达的法律以及州法院均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标准,来进行第二次重新(手工)计票,并且确保每一投票均能以一种平等的方式公平、准确地统计;(4)因此,第二次重新计票,即手工计票,违反了宪法第14条修正案所要求的平等保护,以及为正当程序所要求的公正对待每一个投票者。

最高法院的决定使戈尔失去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12月13日晚,戈尔向布什承认失败,并发表了颇为感人的电视讲话。虽然戈尔仍不失幽默地说,他已经给布什打了祝贺电话,并表示不会再收回祝贺,但从他发表这一讲话时并不轻松的面部表情和略带颤音的声调中,我们很容易地感受到戈尔此刻复杂的心情,难免对他抱有深深的同情。是啊,在经历近两年的精心准备,近一年的艰苦竞选,特别是大选日后36天苦苦的挣扎和前途不定的痛苦等待之后,而且是在领先对手33万余张选民票的情况下,仅仅因为佛罗里达州几百张选票而与白宫失之交臂,这对任何政客来说,都是非常痛苦的。要接受失败的结果,的确需要相当的勇气。

如此孽待心脏的大选剧情,让2000年的美国大选毫无悬念地成为1879年以来至今“最胶着”的选情。当然,希望2016年的美国大选,不要出新的“幺蛾子”,2000年最难产的纪录若被刷新,全球人民又要跟着揪心了。

【特别声明:本文是汇通网“析若”根据汇通网美国大选专题需要特别原创编写,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汇通网无关。汇通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

行情

英镑美元 1.29 0.00 0.08%
欧元美元 1.11 0.00 -0.05%
美元人民币 7.07 -0.01 -0.09%
美元指数 97.57 0.03 0.04%
美元日元 108.57 0.08 0.07%
现货白银 17.58 0.06 0.36%
现货黄金 1,494.77 7.07 0.48%
美原油 54.53 0.05 0.09%
美元加元 1.31 0.00 0.04%
澳元美元 0.68 0.00 -0.2%
德国DAX 12,769.24 14.55 0.11%
英国FT 7,243.23 30.74 0.43%
上证指数 2,941.62 -12.76 -0.43%
日经225 22,625.38 76.48 0.34%
纳斯达克 8,095.74 -8.56 -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