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央行正在上演“降息的艺术”,货币市场迎来最活跃的时期,分析师:不要和美联储作对

清风明月 2024-02-22 07:39
本文共2392字  |  预计阅读: 8分钟
汇通财经讯——知名媒体专栏作家迈克·多兰(Mike Dolan)针对美联储何时降息,以什么方式降息,以及降息力度等问题进行了多角度的深入研究。
汇通财经APP讯——

某知名媒体专栏作家迈克·多兰(Mike Dolan)针对美联储何时降息,以什么方式降息,以及降息力度等问题进行了多角度的深入研究。

更多艺术,少一些科学?

多兰指出,就在美联储政策制定者为今年降息75个基点提出建议仅两个月后,一些人已经在思考经济从这里重新起飞的风险——这可能意味着根本不需要任何降息。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真的吗?

多兰认为,这些人只是在勾勒各种情景,并且仍然广泛地支持去年12月的季度预测——即使官员们在具体的时间安排上依然含糊其辞。

多兰确定地认为,目前没有固定的模型或机械触发器来决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显然也没有着急采取行动的必要。

多兰指出,首先,从事“前瞻指导”的做法——过去15年来作为一种工具引导长期利率下降,当政策利率降至零点不再下降时——目前几乎已经消失了。

多兰认为,5%以上的政策利率是主要杠杆。现在,数据更新或商业环境的呼声决定了从会议到会议的每一次调整,以及利率将如何发展。

亚特兰大联储主席拉斐尔·博斯蒂克在上周的一系列采访中谈到了第一次降息时间的“艺术”。对于美联储今年的票决委员会成员来说,针对美联储何时降息的问题,博斯蒂克表示,这将与对即将发生的证据的专业敏感性一样重要,而不是任何预先确定的计划。

他告诉CNBC说:“这其中会有一些艺术。”“但我确实认为,我们会得出一个结论,围绕通货膨胀的所有信息都将告诉我们,正常化已经更近了。”

多兰指出,值得肯定的是,博斯蒂克迅速继续详细说明了他密切关注的问题——即令人担忧的通胀分散现象,显示出联邦储备委员会所青睐的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篮子中近三分之一的项目年增幅仍超过5%,几乎比“正常”时期高出近50%。他担心,所谓的“修剪平均值”核心通胀测量指标的下降令人欢迎——即剔除价格异常值——看起来正在以仍高于美联储2%目标的速度“趋于平稳”。因此,博斯蒂克(他在美联储理事会中略显鹰派,并在去年12月预测2024年只会进行两次降息)认为通货紧缩“有点颠簸”。他补充说:“我们必须要有耐心。”“让时间来发挥作用,让人们找到新的平衡点,我们就会没事的。”但正是博斯蒂克也提到了“积压的狂喜”可能会重新点燃国内需求和价格压力的风险。

多兰认为,为了避免市场方面的过度投机,看起来所有情况都考虑周全。

旧金山联储行长玛丽·戴利,通常是更鸽派的美联储领导人之一,她预测今年会有三次降息,她也是美联储的投票委员会成员,对通胀的“毫无疑问的好消息”发表了更加热情的言论。但她同样渴望在承诺第一次降息之前获得更多信息。她表示,“我们将需要抵制在需要耐心时迅速采取行动的诱惑。”

因此,多兰认为没有固定的策略手册,新一年的经济数据表明,美国通货膨胀和就业增长的速度加快,但零售和工业活动减弱,所有人都在“观望”模式中。

政策艺术家们的意见

多兰指出,在某种程度上,美联储可能已经——或许是巧妙地——事实上成功地传达了耐心、警惕、灵活性和决心,而不需要自去年7月以来改变政策一点。

以至于今年以来,美联储成功地将市场定价拉回到了去年12月希望看到的水平——让过度降息的预期消退,这种预期在那次会议之后迅速出现,而现在在2024年的四个季度中,价格不到四个25个基点的波动,比一个月前少了两个。而且,美联储做到了这一点而没有造成重大的干扰——将长期利率提高到了去年12月的水平,尽管仍比去年10月的峰值低75个基点,但股市指数创下历史新高。

周二,德意志银行表示,现在认为美联储周期“较为浅”,从6月起减息了100个基点,并将通货膨胀“持久性”归咎于3个月的核心消费者价格通胀年化率仍高于4%。

Nuveen首席投资官赛拉·马利克(Saira Malik)则更加悲观,并表示第一次降息甚至可能要等到今年下半年。“美联储还没有准备好采取行动。”

多兰认为,可以换句话说,就是不要和美联储作对。

多兰研究后指出,在大洋彼岸也是类似的情况。

欧洲央行也分出了各自的鹰派和鸽派,这让市场猜测——只是两方都传达了更多耐心的信息,并没有机械触发第一步。结果是,这已经重新塑造了市场的降息轨迹,与美联储的轨迹相似——尽管欧元区即将陷入衰退,而美国的经济增长率为3%以上。

对于欧洲央行持续坚持不懈的执着,意大利联合信贷经济顾问埃里克·尼尔森(Erik Nielsen)指出,欧洲央行理事会的辩论双方现在说的是一样的话,“只有微小的细微差别”。他强调了他所强调的两次最近讲话,一次是来自鹰派理事伊莎贝尔·施纳贝尔(Isabel Schnabel),另一次是来自更鸽派的首席经济学家菲利普·莱恩(Philip Lane)——但二者似乎都趋于认同需要进一步抑制需求,以防止企业提高价格。

尼尔森对欧洲央行立场表示困惑,并指出:“欧元区国内需求在近两年来几乎没有任何可测量的增长——顺便提一句,这导致了欧美人均收入增长差距达到几十年来的最大值。”

多兰认为,也许所有主要央行都只是在争取更多的时间。但是他们可能很快就需要更好地区分自己的立场,以适应国内的经济现实,而不仅仅是为了抑制市场的过度预期。

多兰最后指出,这将是货币利率和更广泛金融市场可能变得非常活跃的时期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汇通财经无关。汇通财经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

下载汇通财经APP,全球资讯一手掌握

0

行情

欧元美元 1.0646 -0.0010 -0.1%
英镑美元 1.2341 -0.0030 -0.24%
美元指数 106.20 0.09 0.09%
美元人民币 7.24 0.00 0.04%
美元日元 154.81 0.17 0.11%
现货白银 27.112 -1.548 -5.4%
现货黄金 2,331.09 -59.33 -2.48%
美原油 82.05 -0.17 -0.21%
澳元美元 0.6440 0.0022 0.35%
美元加元 1.3718 -0.0030 -0.22%
上证指数 3,044.60 -20.66 -0.67%
日经225 37,438.61 370.26 1%
英国FT 8,023.87 128.02 1.62%
德国DAX 17,860.80 123.44 0.7%
纳斯达克 15,365.46 83.45 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