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下一步将是加息?哈佛大学教授:可能性有15%

清风明月 2024-02-21 07:47
本文共2329字  |  预计阅读: 8分钟
汇通财经讯——在稳定降息预期之后,市场开始预测美联储的下一步可能是加息。近期数据导致债券收益率上升,而美联储政策制定者的最新言论和疲软的前瞻性指引,使得投资者对利率走势的预测变得更加复杂。
汇通财经APP讯——

投资者开始讨论美联储如何管理一个不会着陆的美国经济,一些人甚至在市场预测稳步降息似乎已成定局的几周后,就开始讨论是否需要加息。

几周前,对降息的押注非常普遍,以至于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公开警告称,政策制定者不太可能在3月份之前降息。不到三周后,互换交易显示,交易员不仅排除了3月降息可能性,而且5月降息可能性也不大,就连对6月美联储降息的信心也在动摇。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最近的热议是:也许下一轮调薪根本就不是减薪。美国前财政部长Lawrence Summers上周五(2月16日)表达了许多市场参与者已经在思考的观点: “下一步行动很有可能是加息。”

即使再次加息难以接受,一些美联储观察人士仍认为,上世纪90年代末的情况可能会重演:只有短暂的降息过程,要为之后的加息做准备。

蒙特利尔银行全球资产管理公司固定收益和货币市场主管Earl Davis表示:“有很多可能的、看似合理的结果。”虽然他坚持2024年降息75个基点,但他表示,“我很难满怀信心地说出这一点。”

市场预测“加息”的声音变多

就美联储政策制定者而言,最近几周没有人公开表示会进一步加息。鲍威尔在1月31日表示:“我们相信,我们的政策利率很可能处于本轮紧缩周期的峰值。”被视为中间派的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总裁戴利周五表示,2024年降息75个基点是"合理的基准预期"。

与此同时,美联储并没有像过去那样,就中期政策框架提供“前瞻性指引”,这让投资者的方向感更小。本月波动的经济数据带动了美国国债、期货和掉期合约的波动。

上周,在消费者和生产者价格指数(PPI)超出市场预期的数据公布后,债券收益率急剧攀升。消费价格指数(CPI)中的服务价格关键分项录得近两年最大增幅。尽管1月份零售销售数据显示下降,对抗了经济增速超出长期潜能的其他迹象,但该月份的就业增长同样超过了市场预期。

上周,两年期、三年期和五年期国债收益率均达到去年12月初以来的最高水平。

高盛资产管理公司多部门固定收益投资主管Lindsay Rosner表示:“这场通胀之战的最后阶段将是崎岖不平的。从每一个数据点来看,这确实有点像乒乓球比赛。”

Rosner表示,她同意Summers对升息风险的评估,但她认为"维持当前利率水平较长时间更为合理",此举可以确保美联储遏制通胀。

Summers是哈佛大学教授,也是彭博电视台的付费撰稿人。他认为,美联储下一次加息的可能性为15%。Jupiter Asset Management管理绝对回报宏观基金的 Mark Nash认为,这种可能性为20%。

甚至一些预期降息的人也主张为这一赌注投保。蒙特利尔银行的Davis自去年12月以来一直在做空两年期美国国债,不过在年初以来利率攀升之际,他回补了一半的仓位。

法国兴业银行首席外汇策略师Kit Juckes上周在一份报告中告诉客户,如果“美国经济重新加速,美联储最终将不得不再次收紧货币政策,美元将会反弹”,可能回到2022年的历史高点。

(若美联储加息美元或回到2022点高点)

“加息”的可能性正在被消化

彭博情报对短期利率期权的分析显示,在上周二发布CPI之后,交易员们开始消化美联储明年加息的可能性。

在债务衍生品市场工作了数十年,来自TJM Institutional的策略师David Robin说,异常期权需求的另一个推动因素是,这是一种以基本情况为基础构建防弹投资组合的廉价方式。

"人们正试图弄清楚他们的投资组合将在哪些领域内爆裂,并对此进行对冲," Robin表示。他预计美联储今年将降息两到三次。

花旗集团的策略师说,针对美联储可能只进行一次非常短暂的宽松周期,随后不久就加息的风险,应该有更多的对冲措施。该行经济学家预计,美联储将在6月首次降息。该行还认为,未来几年可能重现上世纪90年代末的情况。

美国首席利率策略师Ira Jersey表示:“就在一个月前,人们还没有对利率上升的可能性进行任何对冲,而现在,至少有一些投资者似乎在这样做。目前市场已经消化了美联储可能采取的措施的单向分布。低利率的长尾效应依然存在,但这种转变很重要。”

1998年,官员们连续三次快速降息,以缩短由俄罗斯债务违约和对冲基金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几近崩溃引发的金融危机。随后,美联储在1999年6月开始了一轮加息周期,以遏制通胀压力。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经济学家Tiffany Wilding认为,除了不稳定的国内经济数据,还有国际因素。其中包括:红海的冲突和干旱导致的巴拿马运河的减速,航运中断导致货运成本上升。

这一切都可能促成“走走停停的宽松政策”,Wilding说。“风险是存在的,而且很难预测。”

蒙特利尔银行的Davis表示,2024年利率市场的底线是:“双方都将出现极端波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汇通财经无关。汇通财经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

下载汇通财经APP,全球资讯一手掌握

0

行情

欧元美元 1.0673 0.0001 0.01%
英镑美元 1.2456 0.0002 0.02%
美元指数 105.93 -0.02 -0.02%
美元人民币 7.24 0.00 0%
美元日元 154.31 -0.07 -0.04%
现货白银 28.222 0.029 0.1%
现货黄金 2,365.86 4.72 0.2%
美原油 82.83 -0.02 -0.02%
澳元美元 0.6435 0.0000 0%
美元加元 1.3770 -0.0002 -0.02%
上证指数 3,071.38 64.31 2.14%
日经225 37,961.80 -509.40 -1.32%
英国FT 7,847.99 27.63 0.35%
德国DAX 17,770.02 3.79 0.02%
纳斯达克 15,683.37 -181.93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