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A原油库存增幅超预期,美油短线探底回升

2021-10-27 22:41:11 龙舞 5293 汇通网版权所有
汇通财经手机版

扫描下载汇通财经APP

汇通网讯——10月27日纽约时段盘中,北京时间22:30,美国EIA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22日当周美国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增幅超预期,精炼油库存和汽油库存降幅不及预期。EIA数据公布后美国原油价格短线小幅回落0.3美元之后收回跌幅转涨。
周三(10月27日)纽约时段盘中,北京时间22:30,美国EIA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22日当周美国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增幅超预期,精炼油库存和汽油库存降幅不及预期。EIA数据公布后美国原油价格短线小幅回落0.3美元之后收回跌幅转涨。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EIA原油库存增幅超预期



具体数据显示,美国截至10月22日当周EIA原油库存变动实际公布增加426.80万桶,预期增加200万桶,前值减少43.1万桶。

此外,美国截至10月22日当周EIA汽油库存实际公布减少199.30万桶,预期减少223.5万桶,前值减少536.8万桶;美国截至10月22日当周EIA精炼油库存实际公布减少43.20万桶,预期减少225万桶,前值减少391.3万桶。

EIA报告显示,美国上周原油出口减少27.3万桶/日至278.7万桶/日。上周美国国内原油产量维持在1130.0万桶/日不变。美国原油产品四周平均供应量为2076.6万桶/日,较去年同期增加9.9%。

EIA报告显示,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上周进口625.4万桶/日,较前一周增加42.9万桶/日。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增加426.8万桶至4.308亿桶,增加1%。 

EIA报告显示,美国至10月22日当周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为2021年8月20日当周以来最高。美国上周汽油库存跌至2017年1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上周精炼油库存跌至2020年4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美国原油价格5分钟图显示

对冲基金看涨,继续涌入原油期货期权市场



数据显示上周,对冲基金再次涌入原油期货和期权市场,因对产量限制的看涨情绪压倒了对已处于高位的油价的担忧。

在截至10月19日的一周内,对冲基金和其他基金经理买入了相当于1000万桶的六个最重要的期货和期权合约。根据交易所和监管机构汇编的记录,在过去八周的七周中,基金一直是净买家,自8月24日以来,基金的仓位总计增加了1.88亿桶。

最近一周,纽约商品交易所原油及伦敦洲际交易所(ICE)WTI原油期货、美国汽油和欧洲天然气均有买盘,但布伦特原油和美国取暖油的买量则有所下降。仓位增加的大部分来自新看涨多头的仓位建立,其数量超过了新看跌空头仓位,表明基金仍预计油价将进一步上涨。

投资组合经理在所有六份合约中累积了8.65亿桶的净多头头寸,多头头寸与空头头寸的比例达到近7:1。其中,中间馏分油和原油领涨多空比率,而汽油的比率则相对较低。

这一分布显示,馏分油最有可能从制造业和货运业的强劲需求中获益,也最有可能从今年冬季欧洲和亚洲创纪录的天然气价格导致的燃料转换中获益。

另外,这也表明,尽管油价已经大幅攀升,但投资组合经理仍然看好其上涨潜力。

加拿大对美天然气出口创三年新高,生产商加紧开采



随着美国天然气价格飙升,对相对便宜的加拿大天然气的需求大幅增长,推动加拿大对美国的天然气出口创下三年新高,并促使加拿大的生产商增加资本支出和钻探活动。

随着世界经济从去年疫情期间的放缓中复苏,全球天然气价格达到多年来的高点。现在,欧洲的天然气库存处于危险的低水平,而亚洲的需求一直无法得到满足,因此世界各地的公用事业公司都在竞相出口液化天然气(LNG)。

加拿大的天然气地理位置偏远,位于阿尔伯塔省的AECO中心的天然气价格是北美最便宜的之一,其生产距离美国主要需求中心和美国墨西哥湾沿岸的LNG出口终端都很远,有大约2500英里(4023公里)。加拿大自己没有液化天然气出口码头。

尽管如此,AECO的天然气价格仍在每百万英热单位5加元(约4.12美元)左右,远高于2021年迄今的平均价格3.38加元(2.73美元),这促使包括Tourmaline Oil Corp在内的一些加拿大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商寻求加大投资。

数据提供商Refinitiv表示,今年迄今,加拿大对美国的天然气出口平均为83亿立方英尺/日,是2018年以来的同期最高水平。而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2020年由于疫情的影响,加拿大的出口降至199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据能源服务公司贝克休斯(Baker Hughes)的数据,目前加拿大的活跃天然气钻机数量为70台,比去年同期增加了75%,而美国的天然气钻机数量则增加了32%,达到98台。

美国选民对油价上涨愈发焦虑,白宫对高油价无计可施



近几个月来,美国拜登政府一直誓言要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来遏制能源价格的上涨。然而眼下的现状却证明,面对着能源价格飙升传导下全美范围内的通胀压力,白宫可利用的手段其实并不多。

美国能源部表示,目前仍“没有计划”动用紧急储备或限制美国对外的能源出口。这是人们此前广泛热议的行政部门可以动用的两个市场干预措施。

美国政府官员私下表示,释放战略石油储备对市场的影响较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限制出口则可能会激怒美国的盟友,并违反长期商业合同。

白宫承认,他们别无选择。白宫新闻秘书珍·普萨基(Jen Psaki)上周五对记者表示,“任何总统能做的事情都是有限的,因为这关系到油价。白宫方面还表示,其已指示联邦贸易委员会调查可能的价格欺诈行为,并指示国家安全委员会敦促由欧佩克+代表的产油国联盟增产。

此前,美国总统拜登称,我的猜测是,随着我们进入冬季——不好意思,是进入明年,也就是2022年,你会开始看到汽油价格下跌。但在此期间,我不认为会发生任何会大幅降低油价的事件。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气压骤降引发的“炸弹气旋”在加州掀起了狂风骤雨,并导致当地两家地区炼油厂在历史性的倾盆大雨后遭遇机械故障。加州旧金山地区的平均汽油零售价格升至了每加仑4.727美元,仅比2012年创下的纪录高点低一美分。根据美国汽车协会的数据,加州通常是美国汽油价格最高的州,目前该州的平均零售价格为每加仑4.55美元。

能源价格的飙升叠加各类商品的涨价潮,正在打击美国人的钱包,并威胁着美国2022年中期选举前的经济反弹势头。而越来越多的美国选民眼下也正将物价上涨归咎于拜登: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10月初进行的一项调查中,66%的受访者将通胀归咎于美国政府的政策,60%的人指责拜登政府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度不够。

油价走势往往受到市场供求力量变化的影响,不少美国国内的能源倡导者表示,本届美国政府制定的环境政策限制了进入市场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

今年年初,拜登总统取消了Keystone管道的许可证,并暂停了在联邦土地和水域的钻探活动。此后,一名法官推翻了钻探禁令,并命令拜登政府重启租赁活动,美国政府正在对这一决定提出上诉。路易斯安那州是就钻探禁令起诉拜登政府的13个能源生产州之一。该州总检察长Liz Murrill表示,如果白宫想要尽快改善情况,就应该解除对能源生产商的手铐。

Beacon Policy Advisors的执行合伙人、前美国财政部官员Stephen Myrow表示,从政治上讲,民主党人需要经济尽可能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与此同时,拜登把气候变化和清洁能源放在了优先位置,而这些优先事项之间不可避免地存在冲突。

有迹象显示,随着11月1日于苏格兰格拉斯哥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峰会临近,这种冲突正在加剧。据进步派议员透露,拜登曾表示,他需要拿出一个价值数万亿美元的气候变化政策框架,以维护美国的威望。

沙特称OPEC+维持谨慎政策仍不急于增产,原油市场仍然供不应求



以沙特为首的OPEC产油国继续对增产持谨慎态度,而越来越多业内人士眼下则预期,低油价时代很可能已一去不复返。

沙特能源部长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王子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产油国不应将油价上涨视为理所当然,因为疫情仍然可能打击需求。萨勒曼表示,我们还没有走出困境,虽然危机得到了控制,但没有结束。

这一保守的立场得到了尼日利亚和阿塞拜疆的响应。尼日利亚石油资源部部长Timipre Sylva也表示,石油需求仍是十分脆弱的,OPEC+目前还不应该改变其每月增加40万桶/日的增产计划。

OPEC+将在11月4日举行会议,届时成员国将决定是继续按照原先的增产计划,还是随着油价高企加快石油增产。

随着全球经济从冠状病毒大流行造成的混乱中复苏,油价在过去12个月里已上涨了一倍多。不过,尽管石油消费量激增,但OPEC及其盟友在退出去年为挽救油价而实施的严厉减产措施方面一直很克制。这帮助推动布伦特原油价格升至了201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全球多地的原油库存则因此锐减。

荷兰国际集团驻新加坡的大宗商品策略主管Warren Patterson表示,沙特的言论强化了OPEC+将坚持其谨慎做法的观点,随着需求好转,这确实意味着市场在今年剩余时间内将继续收紧。因此,这肯定会带来行情波动进一步加剧的风险。

其他人看到了一个正在转变的趋势,特别是考虑到美国页岩行业的态度变化,美国近年来实际上已经成为一个摇摆不定的生产国。

一方面,上市的美国页岩油公司在产量增长方面仍然受到着各种“隐形”限制。油田产量下降的影响也越来越明显。去年11月,二叠纪盆地(Permian Basin)是美国陆上唯一一个产量同比大幅增长的油田。根据能源情报署的一份报告,其他油田的产量要么持平,要么下降。

同样,尽管一些OPEC+主要产油国发现自己有闲置产能,可以在明年动用,但包括尼日利亚和安哥拉在内的其他产油国已经显露出难以进一步提高产量的迹象。

国际能源署(IEA)本月早些时候表示,如果目前需求继续增长,对化石燃料的投资支出将无法满足需求。该机构预计,在当前政策下,石油需求要到本世纪30年代才会开始下降。

而摩根士丹利则预期,到2025年石油供应就可能会停止扩张,从而留下一个相当大的缺口。该行分析师Martijn Rats表示,在将来的十年里,每天的石油需求将超过1亿桶,但在供应方面,若按照目前的支出水平,供给将无法满足需求。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汇通网无关。汇通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

下载汇通财经APP,全球资讯一手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