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辟!原油版的三国演义,沙特需警惕“再遭突袭”

2021-03-16 16:40:47 析若 2893 汇通网版权所有
汇通财经手机版

扫描下载汇通财经APP

汇通网讯——伊朗消息人士称,美国新总统拜登不久前授权美国攻击伊朗在叙利亚的资产后,德黑兰(伊朗首都)认为是时候发动新的攻击了。
说到石油市场,中东局势是必须关注的一大因素。最近好几次,沙特油田及石油设备屡次遭到伊朗袭击,比如2019年9月4日伊朗对沙特的突袭,油价就创了史上最大单日涨幅。而在对伊朗消息人士的采访后外媒认为,沙特油田或石油设备遭袭的事件还将继续“突袭市场”。

怎么回事呢?这一切,要从原油版的“三国演义”说起:伊朗、沙特、美国

美国对石油的控制权,离不开对中东局势的控制。一直以来,沙特就是美国控制中东局势的代理人,而伊朗貌似就是那个能给中东带来不和平、美国对其他国家说“我保护你们”的理由。

在2019年9月14日,伊朗对沙特的突袭,是最经典的一次代表性事件。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汇通网相关文章:
沙特一半的原油生产中断,美布两油疯狂刷新涨幅!后市或问鼎80美元
油价怒飙逾10%,日内最大升幅创逾28年之最;沙特油设遭袭,全球减供5%;美国威胁动武
沙特石油设施遇袭,美油狂涨近13%,创近11年最大涨幅
美国正替代沙特原油供应缺口!OPEC却看之任之,EIA库存骤降或助油价梅开二度

在2019年9月14日沙特阿拉伯石油设施遭受重大袭击之后,伊朗在实施这一战略方面有许多积极的方面。

如果不是因为伊朗不确定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2020年总统大选前可能会做出怎样的反应,那么在最近的3月4日和7日发动的袭击之前,伊朗很可能会有更多这样的袭击。

曾在伊朗政府工作多年的消息人士接受Oilprice的采访称,虽然美国对伊朗通常都是直接采取行动,但在特朗普当政时期,美国盟友沙特阿拉伯在2019年9月14日遇袭,美国并没有马上行动。不过,伊朗后来付出了相应代价,2020年1月3日,策划袭击沙特的伊朗外国军事和秘密行动的少将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遇刺。”

该伊朗消息人士继续说:伊朗这种直接攻击沙特阿拉伯的战略总是会再次被使用。——尽管特朗普离职,但,美国新总统拜登不久前授权美国攻击伊朗在叙利亚的资产后,德黑兰(伊朗首都)认为是时候发动新的攻击了。

2月26日,美国空袭了叙利亚城市布卡迈勒和伊拉克城镇加伊姆之间的边界,打击了叙利亚东部一些由伊朗支持的激进组织,这些组织在伊拉克什叶派人民动员部队(PMF)中活动。

根据袭击现场的现场报道,美国的空袭造成至少22人死亡,主要是PMF联盟的真主党和Sayyid al-Shuhada组织,这些组织与叙利亚的受伊朗支持的大马士革政府结盟。

简而言之,美国打击的是在海外活动的伊朗军事代理单位,而不是伊朗本身。

然而,美国对伊朗在叙利亚的代理人发动的空袭本身就是对“伊拉克几天前向巴格达绿区发射的三枚火箭弹”的报复,这三枚火箭弹的意图显然是要摧毁那里的美国大使馆。

在此事件的几天前,另一个曾当过民兵的伊朗人Saraya Awliya al-Dam,接二连三的107毫米火箭发射在埃尔比勒美军基地附近 (埃尔比勒是 伊拉克的库尔德斯坦自治地区的省会),杀死一个平民承包商死亡,9人受伤。

简而言之,伊朗打击了在海外活动的美国军事和相关代理目标。

鉴于美国对这些攻击,伊朗显然决定提高赌注,对美国关键盟友之一的沙特,有效攻击沙特(而非以色列)的油田和基础设施,伊朗将直接受益。

伊朗:袭击沙特有三大好处


对主要产油国之一的伊朗来说,成功攻击沙特石油设备的最直接和即可见性的好处是:油价应声上涨,具体涨幅取决于沙特石油设备在这类攻击中受到多大的损害。(这是好处一)

在2019年9月14日对沙特的袭击事件后,伊朗获得的另一个好处是,经验丰富的石油交易商现在知道,沙特对此类攻击的相关表态不再受重视。(这是好处二)

因此,无论伊朗的攻击成功与否,伊朗从中获得的好处,明显大于可能造成的损失。

具体来说,2019年9月14日,由伊朗支持的也门胡塞武装发动的对沙特阿拉伯大规模Abqaiq石油加工设施和Khurais油田的空袭,导致沙特石油产量暂时性减少570万桶/日。这相当于该国实际原油产能的一半以上(而不是沙特近年来出于地缘政治目的凭空捏造出来的产能),并导致油价当天出现“史上最大单日涨幅”。

然而,沙特阿拉伯当时的新任石油部长Abdulaziz bin Salman王子在袭击事件发生后表示,沙特计划在两周内将石油产量恢复到1100万桶/天。

伦敦Energy Aspects公司交叉能源分析师Richard Bronze对此评论称,“他(沙特新石油部长)的措辞很能说明问题,为了避免谈及实际产量,他使用了“容量(capacity)”然后又使用了“给市场的供应量(supply to the market)”,因为容量和供应都与油井端的实际产量概念不同”。

Bronze补充称,沙特试着不揭露事实真相是为了保护其自身在客户面前作为石油供应商的形象,特别是针对其在亚洲的目标客户。因此我们不得不对这些言论好好品味。(在2019年9月14日沙特油田遇袭之后)沙特的那些言论,可能没有保护任何直接谎言,但并没有展示最真实的情况。

伊朗通过无人机或导弹攻击沙特阿拉伯的另一个主要好处是,它会加剧美国和沙特之间本已紧张的关系。(这是好处三)

美沙两国关系的基石,是1945年两国签订的一项协议奠定的。美国总统富兰克林·d·罗斯福和当时的沙特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在苏伊士运河的苦水湖段签署了协议。协议规定,只要沙特有石油供应,美国就能获得所需的所有石油供应,作为回报,美国将保证沙特统治集团的安全。

两次石油价格战


很长一段时间沙特认为:只要继续把石油供给美国、与美国达成大量的国防采购交易,以及替美国牵制伊朗,那么沙特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影响其与美国之间的关系,包括其在2014年和2016年针对与美国页岩油部门的全面发动石油价格战。

显然,沙特误判了美国页岩油部门对美国的巨大经济和地缘政治的重要性,但它还没有致命损坏1945年的两国关系基石。

然而,在2014-2016年的石油价格战之后,两国关系中纳入了美国对沙特新的预期:美国希望沙特不能做“任何危及到美国页岩油行业扩张的”事情。这其中的关键点就是:沙特不能卷入另一场石油价格战,以避免“过度增产打破供需平衡、导致油价崩溃、并引发美国页岩油行业遭遇资金压力”的事情发生。

另一方面,美国还希望沙特也需确保石油产量不能太低,如果产油量太低导致原油价格上涨反过来推高了汽油价格在美国的水平,也将损害经济,损害现任总统连任的机会。

如果说,这种新关系预期下,布伦特原油价格维持在40-75美元并导致沙特的市场份额被美国页岩油生产商抢走,那正是沙特需要支付给美国的代价,因为它从美国那里获得了政治、经济和军事层面的保护。

当沙特在2020年再次发起针对美国页岩油领域的石油价格战时,美国对美沙两国基石关系彻底失去信心,并且决心逐步减少对沙特的依赖,除了作为与伊朗在该地区的牵制力。

对于这个潜在的信息,在2020年4月2日特朗普的电话之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尔曼应该要领悟到了。当时美国总统特朗普亲自给他打电话说,除非OPEC开始削减石油产出——有效地结束石油价格战,否则,对于美国议员们决定从沙特撤军的法案,特朗普也无力阻止。

美国甚至想要根除对沙特的残余依赖:美国对“沙特作为在中东压制伊朗的牵制力的”这个依赖。美国可以通过阿拉伯各国更广泛的联盟来实现压制伊朗,所以我们看到近期美国以“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协议”为轴心,也发展与阿联酋和巴林的关系,甚至拉拢更多阿拉伯国家。

对于这一切,伊朗都心知肚明。虽然重新组织专注于外交和秘密行动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和圣城旅(Al-quds force)花了伊朗一些时间,但,伊朗还是发动了这些针对沙特的袭击,这也就是为什么说原油市场将受到更多这类袭击的地缘因素影响。

本文由汇通网析若根据外国媒体采访进行翻译整编,希望给研究石油价格基本面的投资者提供参考。本文最初上线标题原创为《沙特,需警惕油田/石油设备再遭突袭!》,之后优化为现标题《精辟!原油版的三国演义,沙特需警惕“再遭突袭”》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汇通网无关。汇通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

下载汇通财经APP,全球资讯一手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