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利率遭遇强烈政治不满,欧银执行力恐受限,欧元33个月低位徘徊

2020-02-18 08:45:59 2697 汇通网版权所有
汇通财经手机版

扫描下载汇通财经APP

汇通网讯——在美元自高位小幅回落的背景下,2月17日欧元兑美元收涨0.05%至1.0836,但盘中一度触及2017年5月以来的最低水准1.0821,德国议员严厉指责欧洲央行负利率政策,拉加德在货币政策实施方面遭遇政治阻力,民间的反抗情绪可能限制欧洲央行执行低利率政策,此外美元走势及整体风险情绪波动将持续左右欧元,预计欧元暂且仍将保持低迷。
周二(2月18日)亚市盘中,欧元美元震荡微跌,现交投于1.0831一线。

在美元自高位小幅回落的背景下,周一(2月17日)欧元兑美元收涨0.05%至1.0836,但盘中一度触及2017年5月以来的最低水准1.0821,德国议员严厉指责欧洲央行负利率政策,拉加德在货币政策实施方面遭遇政治阻力,民间的反抗情绪可能限制欧洲央行执行低利率政策,此外美元走势及整体风险情绪波动将持续左右欧元。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德国议员约尔格·莫依藤(Joerg Meuthen)以德语长篇大论地批评欧洲央行行长克里斯汀·拉加德时,改用英文说道,没有人相信你,你要清楚这一点。

这位德国极右翼另类选择党的议员是在严辞批评欧洲央行的负利率政策。虽然外界的埋怨和不满对欧洲央行行长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但2月6日欧洲议会的这一幕也足以凸显,该刺激工具已经招致了多么激烈的政治情绪

决策者们坚称,目前-0.5%的利率所产生的副作用(比如影响养老基金的收益)还不至于大于更普遍的经济益处。经济学家将负利率利弊相抵的水平称为“反转利率”。但是借贷成本低于零引起一些公民的不满,意味着这项政策可能还面临另一个限制:政治因素。

Bank J. Safra Sarasin首席经济学家Karsten Junius表示,我对负利率没有任何意见,我认为它能产生积极效果。但是我目前感觉,正在接近政治上的利率的下端。

许多官员肯定不愿公开承认这样一个提振通胀的重要工具在政治上是有期限的。这不仅会限制他们的选择范围,也会损害欧洲央行的独立性。和一些同行一样,欧洲央行也面临来自于渴望影响其策略的政客们日益沉重的压力。

与此同时,自从前行长德拉基于去年10月份离任之后,决策者们也明显对更多宽松的可能性有所保留。欧元区实施负利率已进入第六个年头,在储蓄文化很强的国家,疲惫感尤为显著。

瑞信Valentin Marinov表示, 欧元暂且仍将保持低迷。

在欧元区最大经济体德国,人们一般都会把钱存在银行里,而非购买股票。一些大额储户--一般在10万欧元以上,甚至付钱享有这一“特权”。去年德国央行的一份调查显示,过半数银行对企业存款收取费用,23%对个人储户收费。

德拉基近期在德国获颁最高殊荣时,德国《图片报》还刊登了愤怒的文章,其中一篇宣称负利率仅在2020年,就会令德国损失245亿欧元。文章还再次搬出吸血鬼德古拉公爵,来讽刺推出这一政策的德拉基,令欧洲央行委员会的德国籍委员Isabel Schnabel十分不满。

Schnabel上月表示,这样的形象完全无助于客观的辩论,这样的公共反应大大超出了通常对经济决策的批评程度,似乎负利率是深切的不满情绪的主要原因。

截止2月11日当周CFTC持仓报告显示,投机者对欧元的负面看法又持续了一周,空头总额达到自2016年11月初以来的最高水平,超过25.5万份合约,因此净空头攀升至自2019年6月中旬以来的最高水平,欧元区基本面表现不佳提醒投资者,该地区的经济放缓以及欧洲央行较长时间内较为宽松的立场将持续下去。

日内稍晚将出路德国及欧元区2月ZEW经济景气指数,需密切留意。

北京时间8:41,欧元兑美元报1.0831/33。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汇通网无关。汇通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

官方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