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国经济面面观,估值底+政策底之后,聚焦“业绩底”和“市场底”

2018-12-28 17:43:33 海临风 10090 汇通网版权所有
汇通网讯——本文将从中国经济各方面进行分析展现,包括经济、央行政策、财政政策、房地产、社会融资、PPI、稳消费、减税、A股投资机会等方面,详细前瞻2019年中国经济及相关行情机会。
展望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及投行机构均认为,中国经济存在下行压力,2019年宏观调控主基调是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扩大内需做强实体经济;“房住不炒”基调不变,坚持“因地制宜,因城施策,合理保压”;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加大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力度。从中长期看,中国仍然面临相对有利的发展条件和巨大的发展潜力。

本文将从中国经济各方面进行分析展现,包括经济、央行政策、财政政策、房地产、社会融资、PPI、稳消费、减税、A股投资机会、风险因子(贸易摩擦及出口压力)等方面,引用当前国内主力观点及投行研报内容,为您详细前瞻2019年中国经济及相关行情机会。其中,新湖期货认为,2018年估值底、政策底出现后,市场真正的投资机会将在“业绩底”和“市场底”之后(下文有更详细分析)。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2019年展望:经济前低后高,政策重心将发生转移


从短期因素看2018年四季度一直到2019年的春节后预计国内经济都将面临下行的挑战,除开节日效应以及税改因素之后的消费疲弱,以及地产下行压力,将是这个阶段我国经济的主要下行因素。2019年随着政府稳增长意愿的落实,基建对冲经济下行压力的效果将有所显现;随着个税改革方案中附加扣除项的落实,消费将逐步稳定。此外,个税改革显示出我国的财政刺激政策正从过去的支出端政策逐步转向收入端政策,因此,未来我国在企业税费方面亦大有可为,政府将继续通过宽松政策为经济转型赢得时间和空间。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就2019年政策预期来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将实施宏观政策要强化逆周期调节,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适时预调微调,稳定总需求。会议对财政政策作出部署指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

货币政策展望


当前我国经济正在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针对经济运行中的变化,今年货币政策实施过程中适时进行了前瞻性预调、微调。分析人士认为,未来无论从影响货币政策的外部因素还是内部因素看,2019年我国货币政策调控都将有底气,有空间,有潜力。

外部环境不足为惧。本轮美联储加息或已进入尾声,我国货币政策受美联储加息的影响逐渐减弱。特别是此前美联储年内第四次加息落地,我国央行“按兵不动”。同时,美国经济与我国经济周期逐渐脱钩,也意味着我国不必跟随美联储动向。另外,新兴市场溢出效应不断缓解,欧洲央行将在本月底结束量化宽松政策,这些都将使得外部环境对我国货币政策的制约进一步减少。

2019年结构性宽松仍将延续


央行在今年4月以来已三次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放松流动性,并加强对商业银行窗口指导,鼓励银行适度扩大信贷,尤其是对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贷款。国务院努力改善基础设施投资的融资环境,以稳定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但对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控制难以显著放松,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可能略有回升,但很难出现大幅上升。

央行降息的概率不高,但降准或定向降准仍有一定可操作空间


今年以来,央行公开市场操作更多是通过MLF、定向降准等向市场释放长钱,以保证流动性的合理充裕。对应可以看到,流动性投放未到期余额缓步下降,而投放加权利率有所上行。往后看,在中美利差倒挂、国内通胀等压力下,央行降息的概率不高,但降准或定向降准仍有一定可操作空间。此前央行大规模投放MLF,一定程度上是通过抬高银行负债端成本,倒逼银行同业去杠杆。当前金融杠杆趋稳背景下,大规模续作MLF的必要性下降,这点也可以从今年几次降准和MLF的操作上得以印证。此外,相比其他政策利率,MLF利率水平较高,对长端利率下行也形成一定制约。

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当前央行将在坚持稳健中性的政策基调同时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尤其是在经济下行压力引发管理层注意的背景下,预计未来结构性宽松的货币政策将延续,以缓解经济下行压力。2019年将推动货币金融政策趋向宽松,可能降准2-3 次,但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较小,政策当局可能通过软性窗口指导鼓励银行扩大信贷并降低实际贷款利率,缓解实体部门债务负担和融资压力。

虽然当前各金融机构存款 金融机构准备金水平准备金率已回到07年水平附近,但较发达国家来看,我国存款准备金率仍偏高(美国为2.2%,日本为0.8%),进一步降准的空间仍在。当前降准的目的,包括置换性降准、资金投放的降准、对冲的降准,这三点在2019年可能都可以看到。从置换的角度,当前1年期MLF利率3.3%,短期要向下调整利率仍然面临美国加息的约束。但通过降准予以置换,则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削弱MLF利率对短期利率的下限约束。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同时,在外汇占款补充基础货币趋势转变、同业负债管理趋严之后,出于公平的考虑,也需要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使得中小行,尤其是农商行城商行能有着更为稳定、便宜的资金来源。这一点当前仍未改变。而且,在银行面临存款荒,负债压力增大之时,降准对于中小行也更为重要。截至11月底,MLF存量规模仍接近5万亿,2019年置换式降准仍然有不小的空间。其次,从资金投放的目的,则是伴随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大、融资渠道的逐步改善而进行。对于对冲性的降准,则是和2015年上半年类似,考虑到2019年专项债的发行压力庞大,央行需要降准来对冲,来维持银行的流动性。

从2019年MLF到期分布看,2019年春节、年中等时点上MLF集中到期压力较大,叠加缴税、缴款等因素影响,不排除央行届时会有所行动。预计春节前可能会有一次降准。

12月13日易刚行长也表示,央行正在逐渐从数量调控为主向价格调控为主转变。相对过去价格调控越来越重要,数量的调控目前也没有放弃。可以预见,2019年在通缩压力渐行渐近之时,央行或继续通过下调政策利率(回购利率和MLF利率)降息。

降息可能不大


2019年降息可能性不大,无论是公开市场操作利率,还是存贷款利率。一方面是中美利差倒挂的制约,另一方面是国内通胀仍有隐忧。假设2019年CPI大体在2.5附近,当前1年定存利率仅为1.5%,1年期国债收益率也仅为2.47%,届时我们将不仅面临中美利差倒挂,还会面临实际利率转负的尴尬处境。且当前定期存款利率已经远低于包括结构性存款等在内的其他存款利率,若进一步下调存款利率,存款搬家的现象将更为严重。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此外贷款利率降低的必要性也不大,主因在于当前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不畅的主要阻力并非利率水平,而是融资渠道的收缩以及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清理,是银行风险偏好趋于谨慎。降息并不能改变银行负债成本和风险偏好的问题。

社会融资方面


针对2019年社融和M2的增速的表现,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表示,2019年的社融和M2增速会有所上升,逻辑有两个:第一,之前的金融去杠杆已逐渐平稳。金融去杠杆有两个特征,减少通道业务和表外融资表内化,减通道现在已经差不多了,没有多少余地了,几个月前就提过,影子银行不能赶尽杀绝。最近央行行长易纲也提到,虽然听上去影子银行风险较高,但是规范的影子银行也是金融市场的一个必要补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第二,M2已经连续一段时间背离我们传统的“GDP+CPI+2-3个百分点”了,如果GDP增速为6.7%,CPI增速2.2%,再加2-3个百分点,差不多11%,所以目前的市场流动性比较紧张,相信2019年不会再紧了。今年7月,在一次专访中提出,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边际上不应再紧了。

汇率成为进退两难之局


由于国际贸易摩擦及中美经济增长预期变化等原因,人民币美元汇率自3月份以来持续贬值,近期在岸价格多次跌破6.95,汇率会不会破7,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目前央行有足够的能力守住汇率不破7,随着美国经济预期增速放缓,油价下跌,美联储加息节奏减慢,人民币贬值的外部压力将减小。新一轮贸易谈判或能成为人民币摆脱贬值趋势的契机。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近几个月外汇即期交易量攀升明显。央行在外汇问题上关注“量”而不是“价”。具体点位(例如7.0)不能破,资本流出失控才是不得不防的真正底线。从彭博汇率走势模型预测看,无论是分析师预测还是期权波动率曲线倒推出来的引伸概率,市场对人民币仍有贬值预期。从各时点引伸概率看,市场对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的高点判断大概在19年1季度末至19年2季度。同等升贬值假设下,人民币贬值概率要明显高于升值,表明2019年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预期仍偏悲观,也符合此前的债市调查结果。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2019年财政政策展望


“加力提效”,这是12月21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赋予2019年财政政策的“新内涵”。作为稳增长、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宏观经济政策的重要一翼,被寄予厚望的积极财政将在2019年再加码,逆周期调节思路将再强化,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与较大幅度增加专项债规模将成重要发力点。

对于“加力提效”的理解,多位专家表示,“加力”重点是“力度”,就是保持一定赤字规模,财政收入层面,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财政支出层面,加快支出节奏、扩大支出力度、较大幅度增加专项债规模。“提效”重点是“精准”,精准发力,压缩一般性支出,保障民生等重点支出,增加财政资金使用效率,把钱花在刀刃上。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王志刚表示,积极财政政策的“加力提效”,一是要保持合理的赤字规模,部分可以弥补减税政策的缺口,并有助于保持一定的支出规模,这也是稳定总需求所需要的政策;二是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这是为了激发微观主体的经济活力,更好地提振市场信心;三是较大幅度增加地方专项债券规模,专项债券具有独特的优势,可以稳定地方的投资需求,同时纳入严格的预算管理,可以有效地实现防风险与稳增长的有机统一。

大规模增加地方专项债

 
 
2019年积极财政政策再加码的重要体现之一,就是专项债规模的较大幅度增加。财政部数据显示,1至11月累计,全国发行地方政府债券41014亿元。其中,发行新增专项债券13207亿元,已经完成当年新增专项债务1.35万亿限额的98%。多家市场机构预计,2019年地方债发行以新增债券为主,将加码助力促进有效投资、交通基建等重点领域补短板。新增专项债额度或扩容至约2万亿元左右。值得关注的是,正在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中,“审议国务院关于提请审议授权提前下达部分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的议案”列入会议议程。这也就意味着,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可能相较往年提前数月,此前地方债额度下达都在两会后进行。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指出,大规模增加地方专项债,将更好地防范化解地方债风险,有利于“开前门,堵后门”的真正落实。他还指出,专项债的发行在考虑到地方的资金需求因素时,还要特别考虑偿债能力。

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


在即将过去的2018年,我国继续实施大规模减税降费,推出包括深化增值税改革等系列举措,对激发市场活力,降低企业负担,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财政部部长刘昆此前表示,预计2018年全年我国减税将超过1.3万亿元。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也将成为2019年财政政策的一大亮点。

更多减负举措已在路上。此前,财税、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已经展开企业减负调研,研究酝酿出台更多减税降负举措。更多的减税红利将在2019年释放。包括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新个税将从2019年1月1日开始全面实施,继2018年10月1日提高起征点以来,六项专项附加扣除将落地,个税改革红利将更多惠及中低收入群体。

2019年增值税可能进一步下调,但减税规模可能不会很大


近期财政部表示正在抓紧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进一步降低企业成本。今年5月1日起,最高两档增值税税率分别从17%和11%降至16%和10%。增值税增速7月份以来明显下降,9月出现同比负增长。三季度增值税有效税率同比下降 0.4个百分点。若不考虑税收征管力度变化,预计19年增值税最高档税率将再次下调2-3个百分点,减税4000-6000亿元。中长期增值税向“三档并两档”方向调整,企业税负将进一步减轻。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表示,大规模减税降费可以更好地应对复杂多变的经济形势,从而更好地抓住重要战略机遇期,为市场活力的充分释放创造良好的环境。具体到下一步减税政策,在他看来,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可加快步伐,16%和10%争取一次性下调2个百分点,6%的税率下调到5.5%。消费税目优化税率下调,以适应消费升级的需要。

稳消费才是稳增长的新方向 

 

中国经济正在向消费主导型经济转型,消费对GDP 增长的贡献从2007年45.3%上升到2018年前三季度的78%。一方面,受益于就业稳定、中等收入群体扩大、新生代消费者崛起和服务消费带动升级,近年来家庭消费保持相对平稳增长,消费升级进程加快;另一方面,出口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整体不断下行,出口和投资对GDP 增长的贡献分别从2007年10.6%和44.1%下降到2018年前9个月-9.8%和31.8%,一定程度上推升了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

中国在2018年宣布实施新的个税改革方案,并计划从2019年开始增设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或住房租金,、赡养老人等专项抵扣项目(对每类专项抵扣设定相应上限)。对个税的减免计划意味着,决策层将刺激家庭消费作为应对外部不确定性和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的重要政策。减税通过增加个人可支配收入和提振信心的渠道将对消费增长和消费升级产生积极作用,机构预计整体个税减免将增加家庭可支配收入0.6个百分点左右,对2019年居民消费增长贡献0.2-0.4个百分点。

2018年社会消费平零售总额延续下滑趋势,不论商品零售还是服务业餐饮收入增速均下滑。按照企业规模来看,限额以上企业零售商品总额(目前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大约为38%)增速目前为6.6%,较年初的高点下降2个百分点。按照销售渠道来看,网上商品和零售服务额增速也出现较大幅度下滑,从年初的37.3%下降至25.5%,阿里巴巴2018年“双11”销售额增速为27%,远低于去年同期的39%。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有分析师表示,当前消费走弱的原因有四个方面:首先,需求端走弱势是主因。从可支配收入上看,经济下行无论从就业还是避险层面都对消费产生抑制;其次,人口结构老龄化时代到来,消费结构发生变化,消费能力较强的年轻人群占比逐步降低,拥有较高储蓄的中老年人防御性需求较高,边际消费倾向较低;第三,前期资产价格上涨带动居民杠杆率提升,提前透支消费,降低储蓄率,虽然当前地产回归理性,但前期效果短期难以消失;第四,民企发展遇到困境,信贷环境有待进一步改善,对创业和就业的吸附力减弱,抑制消费信心。

2019年改善消费的主要抓手有四个:一是财政发力,基建拉动的同时创造就业,带动需求回升;二是货币宽松,改善企业融资环境,提振消费信心;三是减税降费落地释放可支配是收入上升;四是抑制房价过快上涨,减弱金融属性,修复居民边际消费倾向。

整体来看,我国消费需求增速趋缓是长短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但以中长期因素居多。提振消费增速需要政府在调节收入分配、缩小地区发展不平衡、营商环境改善等方面多做努力。展望2019年消费增速趋势下行但降幅收窄,预计全年中枢在9%附近。

房地产市场:销售支撑动力减弱,投资进入下行周期

 
2019年房地产全年来看,可能具有不确定性,是可能对金融资产走势造成趋势性转变的最大变量。一方面,如果顺着2018年“居民需求为核心”的主线演绎下去,那么2019年地产投资大概率是会出现加速下行的,因为现在来看,支撑销售三方面因素在2019年可能都会减弱。

刚需或改善性需求下降。实际上,棚改货币化安置由于获得了资金,但失去了原有住房,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触发了刚需或改善性住房需求,但这一点我们已经说过,随着货币化手段的渐进退出,对需求的拉动会大幅减少。

除此之外,更加值得关注的是,居民杠杆在过去两年已经大幅提升了不少,甚至已经影响到了居民的消费水平。如果经济景气度继续下滑,失业概率提升,居民的收入预期下滑,那么居民加杠杆的能力与空间将成为刚需与改善性需求的主要桎梏。

三四线居民杠杆率最高,继续加杠杆的空间不大,11月以来土地销售继续大幅回落,但11月地产销量仍有一定支撑,主要是来自一二线销售的增长。最近房贷重回流一二线,而三四线房贷明显回落,反应三四线居民继续加杠杆的能力和空间不足,居民加杠杆将放缓。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对房地产行业而言,2019年稳定总需求将成为政策主基调。

在东方证券分析师竺劲看来,调控政策的目的是防止房地产价格大起大落,围绕着市场价格进行理性回归,这也符合“六稳”中“稳预期”的要求。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表示,稳定其实是双向调节,大涨肯定不是稳定,暴跌同样不是稳定。未来不排除有部分城市调整房地产调控政策,但地方主体责任要求房地产市场平稳的大原则不变。未来住建部的约谈、预警将依然影响地方房地产调控,房地产巡查在2019年将依然常态化。

通胀:2019年PPI中枢继续回落,通缩风险渐行渐近


预计2019年猪肉价格和人民币汇率贬值将成为推动通胀的重要因素。8月份以来的非洲猪瘟疫情,由于疫情省和相邻省的生猪禁运,导致地区之间猪价出现了明显分化。这可能会影响部分产猪大省的生猪存栏、养猪积极性,给2019年的猪肉价格带来压力。今年二季度以来,人民币出现较大幅度贬值。人民币贬值可能会带来人民币计价的进口商品价格上升,进而可能传导到通胀。从计量结果来看,汇率贬值向通胀的传导在1年到1年半的时间尺度上体现的最明显,因而2018年的人民币贬值在2019年可能会更加明显体现出对通胀的推动作用。在此背景下,wind一致预期认为,2019年通胀中枢将在2.4%,将高于今年的2.1%,仍在政策容忍的3%以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PPI延续了2017年的走势,在2018年继续震荡下行,PPI同比增速正式进入下行通道,今年前11个月PPI累计同比增速3.8%,较2017年的6.3%几近腰斩,背后是需求疲弱和供给侧改革效果边际放缓带来的商品价格的回落。随着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美国经济筑顶回落,国内需求严重下滑,供给侧改革效力边际放缓,2019年PPI将再度走低,目前wind一致预期2019年PPI同比全年均值为1.3%左右,同时在2019年3、4季度,PPI将大概率重回负区间,通缩压力再次来袭。在经济下行时,如果陷入“债务-通缩”循环,则不利于稳增长,通缩将抬高实际利率,增加企业融资成本,不利于消化债务;同时也不利于经济转型,通缩压制企业利润,进而降低制造业、民间资本的投资意愿。19 年的主要矛盾可能不在于如何防止通胀,温和通胀反而有利于经济增长与去杠杆,主要矛盾在于防止工业品通缩风险。

2019年A股展望


广发证券表示,2019年股市处于机会期的时段可能比2018年多。我们用股指、利率、CRB、PPI这四种价格分别代表股市、债券、商品、工业这四个领域景气周期,就可以大致理解这轮经济和资产价格曾经一路如何变化。整体来看,PPI并没有足够的调整深度,这与供给收缩的影响有关,后续可能会补充经历两个季度以上的原材料和工业品价格调整期。在这个坐标系下,权益市场收益率调整已经7个季度左右,收益率距离历史底部极值点并不远。所以虽然基本面调整还在继续,2019年股票市场处于机会期的时段可能会比2018年多。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东方证券2019年A股行业配置策略为:转型成长为矛,权重蓝筹为盾。东方证券指出,首先,从2019年宏观经济运行环境来看,需求放缓趋势或继续贯穿2019年,需求的放缓会直接对A股特别是非金融上市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速带来负面压力。

其次,受需求放缓影响较大的两个板块为上游和下游及消费。上游集中体现在产能利用率的下滑以及价格的下滑,而消费体现在毛利率的的下行的压力,以及随着地产销售下滑带来终端消费需求的降速。最后,银行板块的利润增速相对稳健,支撑银行板块利润最主要原因来自于信贷超预期。2018 年去杠杆的背景下,社会融资规模对信贷的依赖程度仍然维持高位,其他融资方式对信贷的补充作用仍然较弱,信贷利率持续上行。从2019 年来看,银行信贷对社融支撑效应预计将持续,银行板块的景气度有支撑。

因此,总结来看,在2016年下半年-2018年这一轮盈利增速上行中的消费和周期板块,在2019年盈利增速都会面临压力,而以银行为代表金融板块则有望形成一定支撑,整体A股(特别是非金融)业绩增速2019年仍面临较大压力。配置上来看,2019年宏观环境决定了稳增长是盾,而经济产业转型、升级和开放依旧是矛,更加需要注重把握结构性的机会。经济产业转型、升级和开放方面,医药、军工、通信5G 等在科技成长股中更占优。稳增长方面,重点关注权重蓝筹,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及地产为主。
除了以上几个主要板块以外,一些结构性景气度有望提升的细分板块同样值得关注,主要为畜牧业、轨交和激光半导体设备等高端设备制造等。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2019年的投资布局,中信建投预计,2019年股票市场低位波动,具备中长期战略配置价值。股市在三、四季度将逐步走高。成长板块引领的结构性投资机会是资本市场的主线。首先,通信、电子、计算机和高端制造等行业会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其次,海外投资者偏好的食品饮料等会得到持续配置;第三,银行、地产等广义金融板块具有高股息的特征,在信用利率下行过程中也会受益。

西南证券则表示,2019年宏观经济或上半年持续下行,下半年有望筑底;市场供需格局、政策实施效果、国际战略变局三大因素将成为影响2019年市场推进的关键因素。投资风格上,创业板指有望呈现震荡向上格局,市场活力充沛,成长股与壳资源表现活跃;上证综指则相对创业板指为弱,呈现箱体震荡格局,白马股需要估值回归后再逐步跟随业绩增长。2019年,上证指数有望达到3200点,创业板指有望回归1700点。行业风格上,国防军工、通信、传媒等成长类板块表现抢眼;券商受益于市场活跃也将有所表现。主题配置上,进口替代、壳资源(特别是资产注入板块)、新兴产业、科创板块都值得关注。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新湖期货认为,2018年在“估值底”和“政策底”出现之后,市场真正的投资机会将在“业绩底”和“市场底”之后,2019年一季度是验证上市公司业绩是否见底和国际贸易冲突中期走向的关键期,上市公司业绩证伪和宏观风险走向决定了2019年的A股投资机会。2019年投资思路建议投资者保持伺机而动的心态,大盘指数的趋势我们倾向于乐观一些,资产配置推荐中小板和创业板,个股概念方面推荐国企改革、高端装备和通信科技。股指期货策略推荐买入中证500卖出上证50跨品种套利,背后逻辑是博取市场风险偏好改善带来相对确定的指数超额收益,背后风险是经济基本面和宏观环境进一步恶化。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风险因子


国际贸易摩擦


尽管当前中美达成共识,贸易摩擦有所缓解,但事件仍有所反复,对实体经济以及市场情绪都带来较大波动。今年以来,国际贸易摩擦愈演愈烈,中美两国均先后向对方实施了两轮关税加征政策,贸易摩擦风险明显上升。美国6月15日宣布将分两批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25%的关税,并在9月17日宣布将对额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10%的关税(2019年年初税率可能进一步上升至25%)。中国作为回应和反制,于6月16日宣布也将分两批对500亿美元美国进口商品征收25%的关税,并于9月18 日对另外600亿美元美国进口商品分档征收关税。美国还表示,未来还可能会对剩余267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贸易摩擦将推高贸易成本,削弱商业信心,引发金融市场压力,从而对中国经济产生重要影响。

出口下滑


2019年我国贸易数据不容乐观,出口将面临多方面打压。首先,美国经济将在2019年筑顶回落,全球经济增长也将逐步放缓,外需乏力将对我国出口形成制约,其次,G20之后,中美经贸关系取得了一定程度的缓和,但前期落地关税,包括7月6日落地的340亿美元,8月7日落地的160亿美元,以及9月24日落地的2000亿美元,其影响有一个逐步呈现的过程,预计9月24日落地的针对2000亿美元的关税将对2019年的出口数据形成制约。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广发证券分析称2019年我国出口将会面临四方面的压力,分别如下:
一是2018年形成了高基数。2018年Q1出口增长了13.7%,前10个月出口增长了12.6%,属于过去几年中基数比较高的年份,这带给2019年一定的基数压力。

二是2019年PPI均值不会太高;贸易摩擦之后2018年Q3部分出口企业又刚涨了一回价。2018年PPI在5%左右,价格相对处于高贡献期;而2019年价格增速不会那么高了。同时,在贸易摩擦关税落地之后的2018年Q3,出口价格指数又刚出现跳升,这意味着一部分产业链上主导权比较强的企业已经涨过价了,2019年可能不会再有新一轮涨价。

三是贸易摩擦前期落地关税影响的继续呈现。G20之后,中美经贸关系取得了一定程度的缓和。但前期落地关税,包括7月6日落地的340亿美元,8月7日落地的160亿美元,以及9月24日落地的2000亿美元,其影响有一个逐步呈现的过程。

四是美国经济放缓及全球其它地区需求进一步放缓的影响。如前所述,美国实际增长可能已经到了顶部区域;2019年全球需求大概率会进一步放缓,这将对出口带来影响。

广发证券指出,目前已经开始变化的是订单,目前订单的变化后续会转化为2019年上半年出口的变化。PMI新出口订单在9月回落至48.0,10月和11月连续两个月回落至47.0。除新出口订单的变化之外,另一个典型案例是2018年10月广交会对美订单下滑30.3%。外贸订单一般分3个月内的短单、3-6个月的中单、6个月以上的长单。任何一期的出口都是前期订单的落地。当前的订单变化后续会转化为2019年上半年出口的变化。初步判断2019年上半年出口增速会下降至一个低个位数。从2017年Q4开始的四个季度出口增速分别为9.6%、13.7%、11.4%、11.9%,估计2019年上半年出口将下降为一个低个位数。

(本文由汇通网“海临风”综合整编,如上文说展示的那样,部分内容摘录了包括中金公司、广发证券、西南证券、新湖期货等机构研报;更详细内容,投资者可查找这些公司的原版研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汇通网无关。汇通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

行情

英镑美元 1.2530 0.0097 0.78%
欧元美元 1.1264 0.0040 0.36%
美元人民币 6.8800 0.0064 0.09%
美元指数 96.83 -0.38 -0.4%
美元日元 107.52 -0.43 -0.4%
现货白银 16.27 0.30 1.87%
现货黄金 1,436.36 9.79 0.69%
美原油 55.02 -1.76 -3.1%
美元加元 1.3044 -0.0010 -0.08%
澳元美元 0.7066 0.0056 0.8%
德国DAX 12,227.85 -113.18 -0.92%
英国FT 7,493.09 -42.37 -0.56%
上证指数 2,901.18 -30.52 -1.04%
日经225 21,046.24 -422.94 -1.97%
纳斯达克 8,201.30 16.09 0.2%